对话极飞科技:我们为什么要做农业无人机?

作为一家从事飞控研究8年的无人机公司,业内很多同行可能会很奇怪,在商业无人机横行的时候时候,他们怎么可以选择毫不熟悉的农业领域? 进军农业领域有什么必不可少的理由吗?

下面我们来看看雷锋网和极飞科技几位创始人(CEO彭斌、 联合创始人易丙洪、联合创始人Justin Gong)的现场对话。

中国农业无人机的市场如何?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机械大国,拥有18亿亩基本农田,如果每年喷洒5次,每庙作业价格10元,那么在植保市场上,无人机一年的作业收入将达到900亿元。 但传统的植保无人机提供商, 他们可能会在向某家定制飞控、某家定制电机……虽然很快就可以‘集成’一台无人机,但没有核心的研发竞争力,更多地通过政府补贴或者固定关系来销售,在革新者眼里,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商业竞争环境,也就导致这个市场一直没有走向成熟,所以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创始人彭斌表示。

进军前做了什么?

两年前,消费级无人机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那时候的极飞一度沉浸在以航模玩家们为主要市场的极客世界里,等发现同样飞控出身的对手已经在消费级市场风声水起的时候,极飞有点尴尬,却又不想跟随,这时他们开始把目光瞄向了农业领域,并为之做了两年的秘密准备工作。

“极飞的极客们用了两年时间,在新疆和棉农们一起验证了两年的农药喷洒,我们知道了棉铃虫、红蜘蛛蚜虫和不同农药的属性,我们知道了国储棉的困境,我们吃了很多馕,并且练就了一口流利的新疆普通话”。联合创始人易丙洪用很接地气的方法描述他们在新疆的实践生活。

2B还是2C?

“这个怎么说呢, 我们不讲2B还是2C,而是 2 Service, 我们一直强调自己不是卖飞机的,因为农业飞机再贵只要没飞起来都是浪费, 我们更多地把自己定位与一个服务提供商,而且我们深深地相信,要培养一个在田间地头打药的农民去飞遥控飞机,就算他再聪明,操作再简单,也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必须要让它自动化,不然在人力成本不断上升,技术成本不断下降的过程中,过了这个点,就没有市场了。”联合创始人Justin Gong在介绍新品的时候强调了他们为什么要做一整套服务而不是单卖无人机的原因。

发展农用无人机的意义所在?

“在美国,一个农民可以养活125个人,在中国,一个农民却只能养活16个人,为什么? 因为而核心技术没有掌握,农村土地的流传和集约化管理没有做起来。

如果有一款可以适应各种天气条件自然飞行的农用无人机,每次飞行25分钟,就可以喷洒20亩,每天就可以作业200亩,可以想想这对推进农业的自动化有多大帮助。

而更细致的问题上,比如国产棉花因为喷药重,生产一公斤就需要8块钱的成本,可棉花的国际市场价才6块多,如果可以在喷头上下功夫,精密作业,用更少的农药更有效地杀死虫子,或许国产的棉花就可以赶上埃及长绒棉的高价了。”发布会结尾的时候,Justin Gong给我们举了这些生动的例子。

小结:

整个发布会下来,我们发现了农用无人机的很多问题,因为当时整个展馆还来了其他的农业领域无人机,有直接2C的小型无人机(4万多),有拿国家补贴的传统无人机(10多万),有专门做无人机和个人之间培训的服务公司,他们的优势也各有特色,有的是技术,有的是服务,有的是补贴有的是体验,但有个共同点是,农业无人机的长相普遍比商用无人机要“朴素”,套用极飞联合创始人易丙洪的话“老百姓不看广告看疗效,有没有虫,死了没有。”。

到此,除了上面为什么要做农业无人机这个主题,农业无人机的技术问题、南北差异问题、2B还是2C的问题、航空管制的问题,都是我们必须扒的部分,后面请看我们一一奉上。


此文由餐粮网-专注于农业创业&创新的科技博客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公司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