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农”一年,极飞无人机收获了什么?

“务农”一年,极飞无人机收获了什么?

4月18日,在一年前宣布专注于农业领域的极飞无人机交出了一份阶段性答卷。极飞在北京低调发布了新一代植保无人机 P20 V2,并接受雷锋网记者采访介绍了极飞过去一年进行自营植保服务的成果。

极飞农业的战略是:自建植保服务队,使用自家的植保无人机,深入到田间地头去为农民进行喷洒作业服务。并在这个服务中改进自己的无人机产品、建立农业植保数据库。据介绍过去一年极飞在前线作业了56万亩农田,这一数据在国内植保无人机领域遥遥领先。此次发布的 P20 V2,将从5月份开始部署到极飞身处前线的自营植保服务队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P20 这个型号的含义简单粗暴,就是指起飞一次可以喷20亩农田。这一命名风格与极飞这一年来深入农业植保作业前线,甚至以刷墙的方式向农民朋友宣传无人机喷药一脉相承。据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记者了解,在这一领域,极飞所积累的经验和数据,确实得到了全行业的认可。

“务农”一年,极飞无人机收获了什么?

忘记飞行 专注打药

极飞此次推出的P20 V2是个“轻量级选手”——四轴,载重6公斤。这与大部分人判断“植保无人机载重越大越好”并不一致,极飞CMO龚槚钦说这也是他常被问到的问题。

据龚槚钦描述,一架无人机要照顾到农作物从幼苗到成熟的整个生命周期,而大型无人机(六轴、八轴等)低飞容易把幼苗吹坏,飞高容易喷雾漂移。根据极飞过去一年的经验,一味追求大载重并不是好的解决方案。而对于药剂箱容量,龚槚钦用了“精准导弹”与“大口径炮弹”来作比方,认为应该把精力放在药剂技术上,研究怎么把高浓度的药品更好地雾化从而被植物吸收,而不是把精力放在加载更多液体上。

虽然减少了单次负载,但极飞P20 V2考虑到了植保喷洒作业连续性的问题。由于极飞自营植保作业服务,他们提前测绘了部署这一服务的农田区域。当需要作业时,极飞P20 V2的系统会自动计算出农田面积、飞行时间、药量,如果飞机的电池余量或药量不足以达到需求,就不会起飞。而且每一次飞行,都会对电池的使用留出足够的冗余量,防止过量使用。

换而言之,极飞在试图把飞行等“高科技”的工作自动化,让操作员花更多时间在与农户沟通,关注药剂和喷洒上。

产品参数刷新标杆 但不卖

“务农”一年,极飞无人机收获了什么?

此次极飞新产品的亮点是D-RTK( 载波相位差分)系统,L形可插拔药箱,以及喷头监测。

D-RTK( 载波相位差分)是一套成熟的,可以大幅提升 GPS 定位准确度的技术,精度可以从几米提升至几厘米。缺点是信号抗干扰能力不强,以及价格昂贵。

而药箱和电池都设计成可插拔式,方便了作业便捷性。据极飞科技工作人员介绍, 30秒内可以完成换电池和药箱的整个过程。而且,极飞还专门设计了一个“自动灌药机”,以减少农户与有毒药剂的接触机会。

此外,极飞在新的喷头组件中加入了被称为“双闭环控制”的系统,一旦哪个喷头有了故障,堵塞或者流量慢,就会及时发现,然后方便操作者采取措施。喷头监测系统的加入有助于避免施药不均匀造成的返工和污染问题。根据极飞的介绍,极飞在在喷头技术方面做了许多研究,包括把雾化的颗粒做到100微米以下,甚至于研究怎么让药滴与药滴之间在空中不会撞击和融合,防止雾滴变大的问题。

这些新技术的引入,让极飞P20 V2看上去在植保无人机市场上颇具竞争力——当然,也意味着成本昂贵。极飞CEO彭斌与极飞CMO龚槚钦都在发布会上多次提及“10万元的飞机”,透露了这一产品的成本。不过,和极飞前一代植保无人机产品一样,除了部署在极飞自营的植保作业队中,暂无在市面上销售的计划。

而极飞CEO彭斌认为,正因如此极飞才能够积极创新。当首要考虑的问题并不是销售而是自营服务的效率和品质时,提高包括单机成本在内的投入,变得更加可行。“当我们在用自己制造的飞机做服务的时候,就会去考量技术本身带来的效益。”彭斌如是说。

“务农”一年,极飞无人机收获了什么?

务农一年 与大疆殊途

大疆作为消费级无人机巨头在上个月刚刚发布植保无人机,这使得极飞的自营服务体系与新产品,都不免在行业中与大疆进行对比。事实上,在大疆的植保无人机发布会上,亦有媒体问及关于极飞的问题。

彭斌巧妙规避了雷锋网记者关于大疆的提问,称未曾在田间见到大疆的植保无人机作业。也暗示极飞的优势在于实践。

极飞在实践中获取了大量的经验方法和数据。在作业过的农田附近,极飞都会打上地桩作为标准的定位点,采集已喷药地区的信息,储备极飞的“全国农业植保数据库服务”。而更多关于精准定位的技术应用,让极飞开始尝试优化植保施药流程,比如一个操作员同时操控3架无人机作业,提高效率。

“务农”一年,极飞无人机收获了什么?

而在“务农”这件事情本身,极飞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逻辑:自研无人机产品、自营植保服务、全国植保数据库,是极飞核心竞争力的“三板斧”。

极飞的自营服务模式很“重”。但彭斌用快递行业做比喻:“收一个包裹活不了,收一万个包裹,有了合理的调配系统就能活了。”彭斌介绍农业活动中,通常一年需要四次植保作业,但是全国各地依气候分布,农期并不一致。将极飞的设备和服务人员在合理的周期内做区域调配和流动,是可以给极飞带来可观利润的——值得一提的是,在这种与快递业接近的商业描述背后,极飞曾经被认为与顺丰关系暧昧。

围绕着“做服务”的战略,2015年开始极飞先在新疆尉犁县建了服务基地,之后又在河南西华县建了第二个服务基地。目前服务团队总共有 800 多人,加上广州研发团队的 200 多人,极飞员工已经上千人。

“务农”一年,极飞无人机收获了什么?

这与大疆的模式完全不同。

极飞坚持直营服务模式,直到无人机在农田里作业的时候没有人围观了,农民已经司空见惯了,才觉得我们也该去销售飞机。

虽然大疆在推出植保无人机时也提出了做服务的主张,并开始借助自己完善的销售网络落地服务,包括提供培训、支持植保服务公司创业等。但极飞的观点似乎更激进:“农民并不想学习无人机操作和维修。”

极飞最初以销售植保无人机切入农业领域,但很快碰壁并改变了战略。据极飞介绍,他们发现农民的需求是更比拖拉机更便宜,比人工更高效的服务。于是极飞选择了接地气的做法:把植保服务的400电话号码刷到农村的墙上,农户一个电话就可以叫极飞的服务队上门。而且未来极飞表示将坚持每年研发一代新品,部署一代新品。

关于何时开始销售极飞无人机,彭斌称要等到“无人机在农田里作业的时候没有人围观”的时候。

 

责编手记:前沿技术在农业领域的应用是一个巨大的蓝海,也面临艰难的开荒。植保无人机是农业信息化的突破口,但如何落地,如何转化商业价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极飞交出的阶段性答卷,也能看出他们在“服务上追求极致”的努力。商业殊途,价值同归。

采访&撰文 郝晓茹     责任编辑 谢阗地

注1:通过微信公众号智驾(SmartRides),可查看更多雷锋网对交通工具和无人机创新领域的行业报道。
注2:本文还有一个包含更多技术细节的版本,在此供各位查阅。

此文由餐粮网-专注于农业创业&创新的科技博客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新闻

巨大的蓝海,也面临艰难的开荒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