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世界?硅谷的另一个“心脏出血”

“心脏出血”是近期在互联网领域发现的一个漏洞,它的出现使几乎所有的网站都受到了威胁,比如说 Google、Facebook、雅虎等。不过好在绝大部分用户只需要修改密码就可以免受这个漏洞的侵扰,危机很快就化解了。但是还存在另外一个“心脏出血”的漏洞,它的影响范围更广,破坏力更强,可能会影响全球几十亿人。我在这里讨论的就是硅谷创业圈的“心脏出血”,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硅谷那颗正在“滴血的心脏”。

本文作者 Alicia Levine 是 Medium 网站上的著名写手,她主要撰写科技与农业相关的文章。


这里的“滴血的心脏”指的是科技公司正在滋长的“通过技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愿望,这种现象,我将其称为“Techvelopment(“科技发展”,混合科技与发展两个单词)”。

“Techvelopment”指的是科技公司使用他们已经拥有的技术手段来帮助解决全球的“发展”问题,比如说饥饿、贫穷、疾病和环境恶化等。这些发展问题一般都是有全球救援组织来解决,比如说世界银行、NGO 等。但是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无论是刚创业的还是已经发展成科技巨头的,都将解决解决世界性的问题看作自己的使命,而没有和这些非营利组织合作或者创建基金会去解决这些全球性的问题。

去年《外交政策》杂志某期的封面印上了“硅谷能拯救世界吗?”的大标题。在这篇头版文章中指出:“TED 讲坛上最近许多讲座都在讨论这个问题。”HBO 电视台的新剧《硅谷创业》的试播集中也紧跟了这个潮流。

问题来了,在衡量创业者用先进技术来做好事的时候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我们不知道他们用技术到底是在做好事还是在做坏事。只有有了共同认可的标准,我们才能确认科技企业究竟是在帮忙还是帮倒忙。这就需要科技企业和非营利组织合作,笔者认为只有双方合作才是成功解决复杂的全球性发展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企业选择自己去解决这种大事情的原因有两种,第一种与企业自身的利益相关,第二种则是利他的。两个原因的重要性一致。

首先,从利益的角度来看,企业可以在发展中国家中获得更多的用户,从而发现更大的市场,比如说 Facebook 希望获得发展中国家的 50 亿用户等。科技企业花尽心思来让无法上网、不能上网的用户来上网,是获得这批人未来潜在购买力的重要一步。笔者曾经写过文章来讲述 Google 和 Facebook 在发展中国家抢夺新兴市场的文章,他们通过与当地组织、机构和政府的合作来对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现在,科技企业手中攥着很多现金,也在想着怎么花这些钱才能让员工满意,股东不亏,消费者开心。

第二,也许是较少谈论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员工们希望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中感受到他们所做的工作正在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在新经济时代,经济发展是靠人来驱动的,尤其是企业员工和消费者,他们希望能为别人带来利益,超额满足他们的需求。许多在硅谷的大型科技公司,比如说苹果、Google 和 Facebook 等,他们的员工都怀抱梦想,希望能让自己的工作更有意义。

如何区分好坏

科技公司想用自己的技术来做好事本质上来说并无过错。问题是我们无法区分他们在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谁给他们的权利去做这样的事?

科技圈子里缺少的就是一套衡量标准和专业术语,只有确定了这些内容,人们才能判断科技企业的行为是否真的在解决世界性的发展问题。没有了这些规定,很多人都只会认为这些企业是在炒新闻做效果吸引消费者眼球。

但是我觉得,如果把 Techvelopment 看成是纯粹的盈利或者宣传行为有失偏颇。许多科技企业的动机确实能让人类活的更美好。比如说,Google 公司绘制的非洲城市地图,是非洲的第一种此类数字地图,对于城市居民、政府和发展机构来说意义重大,它使许多机构和企业能更好提供服务或者为应急做出反应。还有小的创业企业,比如说 Inventure 使用移动工具和网页工具为非洲人提供创业的小额资金。

很明显,上面的例子就是科技公司在做好事,但是如果我举得是不好的例子呢?如何界定他们的行为是“改变世界”还是“拯救世界”?有没有技术来分析他们的行为以做判断呢?如果有一个平台可以让小企业不需要编程和网页基础自己建设网页,我们能说他们所做的事情实在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吗?

以传统发展方式拯救世界

传统的国际发展机构已经存在了几十年,所以他们有一套既定的标准来判断如何解决全球性问题。比如,USAID(美国国际开发署)成立于 1961 年,在组织成立之初,它鼓励美国人不仅要为国家做什么事,还要考虑美国可以为世界做什么事。从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概念起步开始,人们就对这一组织的使命和使命的履行进行了有益的讨论。人们质疑它的功效,但是这些质疑没有根据。争论和部门的进步应继续进行。

几十年之后,我又听到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口号和行动,但是我只对传统的发展方式有了解。一个国际发展组织雇佣我去秘鲁的高地调查当地种植土豆的农户,他们种植了抗虫害的土豆,我的工作是评估这些土豆种子。土豆的产量很高,但是我发现农户遇到了另外的问题:他们需要实时的市场信息,这样才能以最高的价格把土豆卖出去。

虽然我曾服务过的组织能够为农户提供更好的土豆种子,但是开发实时市场信息系统的成本是他们完全无法承受的。这些组织有自己特长的地方,比如说农业研究,但是也有一些他们不擅长的地方。

幸运的是,硅谷之外几千英里的地方数据可以快速地传输到科技公司的研发部门数据库里。实际上,这种系统早就已经被开发出来了,那就是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快而且越来越强大的——手机。现在,对于促进发展的机构来说,手机是一种至关重要的工具。

到现在,手机的渗透率已经达到了以往不可想象的地步。信息可以按需、通过短信发送到农民手中。科技公司能通过开发手机来解决全球性的饥饿问题吗?也许不能。他们能在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吗?一定能!

科技公司开发出了手机、短信、通话,现在又开始开发使用数据流量的应用程序。他们知道移动交流能够给产业带来革命,但是他们并不会创造出一种可以让农民脱贫致富的新技术。最近几家大科技公司的举动正说明了,他们正在放下高傲的身段,将他们的技术应用在真实世界中,让这个世界得到发展,在现实世界中扮演更活跃的角色,用他们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为他人服务。

以科技之名,拯救世界

今天,国际开发机构寻求技术企业的支持已经不再是大新闻。在发展机构圈子里,他们已经广泛使用一个新的术语:ICT4D。ICT 是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信息交流技术的缩写),D 值得是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国际发展),尤指关乎人类生活质量的发展。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很多 ICT4D 的例子,尤其是用移动设备的例子。在最近几年,借助移动设备创业公司,比如说 mHealth、Mobile Money 等公司发展迅速,他们向大众提供了基于短信的艾滋病防护提醒和小额支付。

世界银行在将技术进行实用方面有几十年的经验,但是他们缺少技术的支持,科技企业则在开发技术上很有实力。Techvelopment 让我们了解到,双方本质上的不同促使着科技企业利用他们在商业上的长处,为产品开发和产品应用提供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方式。他们在科技上的实力有:

规模:他们开发的产品和商业模式能很快覆盖所有用户。

基于市场的测试:他们开发的产品可以在市场上进行测试,不断迭代开发,根据测试结果和反馈修改产品。

用户体验:他们开发的产品可以重视用户体验,也可以忽略用户体验。

产品、平台开放性:他们开发的产品能很好地兼容现有和未来的产品、服务,不需再单独开发。

品牌:可以提供强大的品牌认知度,让目标社区更容易信任。

数量:用户基数决定产品成败。

当科技企业用这些内容来解决全球发展问题的时候,这才是 Techvelopment。Techvelopment 这一术语可以被硅谷的创业企业来描述他们拯救世界的行为,这样他们就不会再成为人们指控的操纵者或者是受到像“心脏出血”漏洞泄露一样的批评。

共同的语言使双方交流

科技公司和传统的发展机构有许多不同之处,但是两者之间如果合作的话还是可以带来很多益处。为科技企业的行为制定专业术语和标准可以更好地促进合作,能带来 Techvelopment 的企业应当被认为是在解决全球性的问题而非吸引眼球。当然,科技企业要想拯救世界,应当与传统的发展机构合作,利用他们的特长和知识来让发展中国家过上“好日子”。

两者的合作在基础设施发展不足的区域尤其有效,比如说在人口众多的不发达地区建设宽带网络基础设施。传统的开发组织在政治和实地操作领域有丰富的经验,可以帮助科技企业更好地完成技术开发的初衷。

土豆农户需要的毕竟是能抗病虫害的优质种子和通过短信传来的实时市场价格变化信息。只有科技企业和开发机构的合作才能将两者结合起来,创造出真正的、能够改变生活的解决方案。有了共同的语言,双方才能开始对话。

硅谷的“心脏出血”不应该停止,应该将出血的种类分门别类。这一过程的第一步就是建立规则和对话,为科技企业和发展机构提供更有效的合作方式。


此文由餐粮网-专注于农业创业&创新的科技博客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观点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 暂无评论